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落地为安原创纪实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落地为安》原创纪实,附《写给女儿第十五封家书》

落 土 为 安 一。

原 创 纪 实。

杨 达 久。

老人走后,办完后事,就要考虑为老人买墓地,中国人讲究人死后落土为安。

母亲九一年过世时,享年六十四年。我当年三十六岁,上有父亲和姐姐姐夫,如何处理母亲的后事,还轮不到我拍板,只有建议权。

父亲是个老实本分人,让姐夫去看上海那里墓地交通方便些,以便以后大家去扫墓。

姐夫去了解后,选中仙鹤公墓,较为方便,价格也便宜,只要二、三千元一块墓地。我也认为可行,就把母亲安葬在那儿。

三天后,乡下杀出个程咬金。父亲的侄子杨达成,哭着来到上海。对我父亲讲:二奶奶(我母亲)托梦给他,说二奶奶的灵魂在老家祖坟上空游荡,让他快到上海报二爹爹,二奶奶要在祖坟处落地为安。

突如其来的故事,让我父亲六神无主,忙召集姐姐、姐夫前来商讨。

姐。我姐是父亲侄子的亲姐(这事后面交待)二奶奶托梦给他,让他快来上海,二奶奶要回归老家祖坟。

姐夫、姐姐和我三人都呆了一下。这荒诞的故事,从天而降,我想只有农村人编的出来,城里人根本不会编。现在父亲健在,听听他的想法再讲。

父亲讲:生前对他讲过,她是不想回老家的。但是现在达成侄儿一讲,我认为也有一点道理,必究她是杨家的儿媳妇,应回归祖坟之地。

姐夫:那上海仙鹤公墓不要了啰,回归好是好,扫墓不太方便。

我反对,既然母亲不愿去乡下,就不要放到乡下去,他讲的都是迷信话,我怎么没收到妈妈托的梦。

姐姐讲:让父亲做决定,我们尊重他的决定。

父亲看了一下我们四个人,那我就决定了:让回老家安葬吧,叶落归根。

达成,你明天回去帮我在祖坟那里挑一块地,请砖瓦工做一个小房子,帮二奶奶刻一块石碑。弄好了多少钱报给我,我们准备好下去落葬。

他走后,我们姐弟俩还在家生闷气了,把骨灰送到乡下去安葬,可苦了我们以后扫墓了。我们可以克服,必究是自已的母亲,而下一代人怎么办?要读书,要工作。去也不好,不去吗可能要被乡下亲戚骂。

姐姐也讲:是啊,一天还不能来回,最少二天。孩子读书,工作都受到影响,第一次落葬他们肯定要去,一大帮人开销也大。

是啊,你是亲姐,下面还有你弟你妹,他们还有很多小孩,你姑奶奶总不能空手下去吧。我讲:这次被达成一弄,搞大了,一二个的工资还打不住。

唉我们姐弟们叹了一口气,有老父亲在,我们也无耐,只好这样做了。

半个月后,达成的预算报上来。请先生看二千元,造墓材料费伍佰元,人工钱伍佰元,石碑一块三百元,还不包括请几个和尚念经的钱。已达三千三百元,还有没在预算中的送葬,落土,纸钱,还有和尚念经超度钱。

九二年的物价没这么贵,请什么先生,祖坟本身就是宝地。加一个母亲的小房子和碑石,要多少砖石水泥啊?

我有点质疑,仅管这钱不要我出,但总觉得水分太多,再讲我对乡下这套安葬风俗也不懂,只好放在心里,等时候到带着女儿去就行了。

清明节前二天,我就去西宝兴路火葬场,骨灰寄存处去办理取母亲骨灰盒手续。并购一块大红的布十元钱,将母亲的骨灰盒包好,放在寄存处另一房间。

这个房间专为落葬家属开辟的,给个牌号,随到随取。一般人家讲究,骨灰盒不拿回家过夜,什么原因,我也没专研过。但我知道有些国家,把骨灰存放在瓷罐中,直接放家中显要地方,以视尊重。

一大帮人排好队,我披麻带孝捧着母亲的骨灰盒,在唢呐吹奏中,先开步。后面有达成拎着水桶,水桶中有二条鲫鱼,在路上遇到河时,放生一条。撒纸钱纸花的随后,还有人手拿竹杆,竹杆上吊着写好字的白条,上面写什么我都忘了,也不是我关心的事,这种场面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经过。

到了坟地,我将母亲骨灰盒放进小房子里。上香烧纸,跪拜叩头,在吹奏曲中,泥瓦工用砖将房子封死并抹上水泥。大家在一片祈祷声下,告别了母亲回达成家。

有三个八仙桌搭成的道场,披着鹅黄色的丝绒布。主和尚高坐在八仙桌上,身披袈裟,项挂佛珠,头带唐僧帽。一手和十,一手敲打木魚,口念经文。一场为我母亲亡灵超度法事开场了。

这次请了九个和尚,方丈高坐,桌下第一排二个,第二三排各三人。双目紧闭,口中颂经文,个个看上去都很虔诚。实际上在我眼里都是素质不高的和尚,比我在普陀山普济寺听晨课,看到的那些和尚无法比,坐姿和念经的语调都不同。但在我们苏北能请到九个和尚做法事,已是烧高香了。

这次请他们来念经做法事,是老父的想法,让母亲风风光光地回到故里,花点钱就花点吧。但达成讲:每个和尚还要给红包,给多少钱有我们自己决定。

姐夫头脑活络,大和尚封壹佰元,头排二个封伍拾元,后二排每人封贰拾元。我们马上用红纸包了九个红包,壹佰元在上,伍拾元在后,依次分给他们。

我站在门外看和尚的反映,除了坐高台的方丈没看红包,其余个个都偷偷地打开瞄了一眼。第一排反映还满意,第二三排和尚有点觉得少了些,但不知少多少,快紧收好,口中念经的节奏又合上去。回去的路上如知道有差别又少这么多,肯定会骂施主小气,那时骂,我们也听不到,这是钱啊!

下午我姐弟一行七人,赶往盐城汽车站,都有工作和读书的人,时间担误不起。留下老父亲和带去的二十多份小,让老父亲带为分发各家亲戚和孩子。

也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离开老家建湖县上冈镇,母亲叶落归根了。我们麻烦开始了。

父亲参加市政工人运动会。

中年的父母亲。

落 土 为 安 二。

原 创 纪 实。

杨达久。

父亲在老家达成侄儿那里,舒舒服服地玩了半个月,才回上海家。

每天早上侄媳妇,烧上四个水泼蛋,端给他吃。晚上洗脚水倒好端到他脚下,让他洗。

父亲能不高兴吗?想到以前的往事,当初的决定没错,否则也没今天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

父亲在兄弟中排行,下有一个弟弟。父亲十六岁就跟乡下比他年长的人,带到上海拉黄包车,十七岁陪表姐夫到英美电车公司报名做售票员。表姐夫没被录取,他因身高一米八零,到被主考官看中,成了一名英美电车公司有轨电车售票员。

乡下大哥和小弟一直在家务农,父亲有机会就帮衬他们一些。解放初期,大哥的日子不好过,二儿一女(后面又生一儿一女)要吃饭,日子苦。父母亲就把大伯家几岁的女儿带到上海收养,成为我姐姐。

大伯死后没几年,成家的大侄儿又暴病死了,留下寡母孤儿。父亲说服二侄儿达成,与嫂成婚,保留杨家后代,并照顾弟妹。

这嫂子也是命苦善良的人,比小叔子大六、七岁。与达成成婚后,起早摸黑的忙里忙外,支撑着一大家。让弟妹成家,并帮达成又生养了三个女儿。

父亲这次在乡下又受到如此照顾,怎能不感激这位侄媳妇。故回上海,对我姐弟俩,夸了又夸这位侄媳妇。

父亲夸完后又讲起了另一件事,达成住的房子太陈旧了,他想翻造一下,并帮他也留一间回乡养老。钱吗,他日子刚好过些,子女们都长大了能做事了,他想让父亲先借个三万块钱,帮他一把,以后慢慢还。

从父亲的口气中,他好象已做决定,只不过在我姐弟俩面前打个过场。从姐姐的角度,帮她弟弟是好事,在讲十八岁她出嫁后,这个家只是娘家,母亲也过世,这个娘家其实也名存实亡。想到这我也顺水推舟:老爸您自己看着办。

第二天父亲从银行拿了四万块钱回来,等着他侄儿达成来取。

过了几天达成带了很多鸡和蛋来到上海。一份给我的(我和父亲生活在一起)一份给我姐的。

他对父亲大谈乡下翻造房子计划,还问帮父亲留一间,房内有什么要求。准备什么时侯动工,上樑时最好老太爷能来。

我对他们谈话不感兴趣,只关心这几万块钱借出去,什么时候能收回,最好写一张借据。但从父亲与他的热呼劲,我的关心几乎是零,也是瞎操心。

好象父亲对大伯的子女,以前在关心上还不够,现在退休了有时间了,替兄代父,在各方面上多关心一下,必浓于水啊。包含我姐,他们都是一脉血系,也应该的多得到父亲的各方面关爱。

我这个儿子,在法律上是父亲的合法继承人,但血缘上不是一脉的。尽管二岁多领养至今,我们父子和目,他帮我成婚成家。但在他对自家侄儿侄女的事,我还是少管为好,父亲的钱是他挣来的,他想给谁用这是他的权力,借也好,送也好,我是无权干涉的。

第二天达成带着鸡和蛋,去姐姐的家。事后我知道,他在姐姐那里也得到一万元红利。五仟元送给他翻造房子,另五仠元是给他装门电话钱。

姐姐事后对我讲:姐弟团聚,恨时为晚,有说不完的话,达成有事都要到街上去打电话给她,很不方便。希望姐姐助他一力,帮他也装一门电话,要吃鸡和蛋,只要打个电话,马上有人会送到上海。姐姐的亲妹达芳,在老家干孵化小鸡坑坊,所以鸡和蛋有的是。

我姐夫是要面子的人,在小舅子再三请求下,也让姐姐出手甩出一万块钱。说心里话,在九十年代,一万块钱对姐姐姐夫有二个小孩的家庭,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每年清明节前,姐姐姐夫她们一家,都前去老家为母亲扫墓,每次都要带二十多份糖果饼干送给各家小孩,坚持了六年。

我每年都在清明前,向领导申请去苏北老家业务,或维修报养加油机理由,去盐城。我每次去都是拖着行李工具箱,在上冈镇上买好锡箔和黄纸,转车去达成家,让达成陪我去母亲坟头,烧纸叩头。完毕,我一家也不去,只去小叔家给小叔二佰元钱,打个招呼,直去盐城。

老家知道我一个人领着生终身糖尿病的女儿,我的生活经济也不宜,也没闲钱去摆谱。

我一直坚持到零贰年下岗,几乎每年清明前后去一次老家为母亲扫墓。

落 土 为 安 三。

原 创 纪 实。

杨达久。

父亲年轻时,是上海市市政行业的举重运动员,代表上海公共交通公司出席过,五六年,五七年,五八年三届市政运动会。二次得第一名,一次得第二名,也获得上海体育运动局颁发的举重运动项目健将级证书。

运动是他一生没放弃的项目,每天早晨五点多起床,在晒台上运动半个小时以上,烧早饭吃。在吃的上面不讲究,处处以节约为本。但在另二个方面,他从不怜惜:一个是打麻将,他牌风好,输不气恼;还有一个买保健品,手不软。最多一次买六盒灵芝口服液,一万多元。家中电话一响,他就会接,被人忽悠他就会买。从来不与我商量,这东西该买不该买,也不听我劝这种三无产品是假的。更可怕是,有车子接他去听课,有人陪他回家拿工资卡,在陪他去银行取钱,给他一大袋他让为治百病的保健品。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我和老婆姐姐担心的要死!

进入二千年后,他经历了三次亲人过世,一是我女儿,二是他亲姐(在上海)三是他弟弟(在老家)他的身体也差多了,血糖高,血压高,前列腺炎,白内障等。苏北老家达成侄儿帮他建的房间,他只去住过二次,一次是侄孙结婚;一次他弟弟过世,再也没去住过。

当然了,他借出去的四万块钱,达成侄儿也一分没还。只要您二爹爹不提,他也不提,就当作没这回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姐她们,也逐步淡化了去老家扫母亲的墓。每到清明节前,姐姐会打电话给她弟弟达成:二奶奶的墓,我和达久今年没空下来,麻烦你帮我们上坟烧些纸。

她弟达成的回话更有意思:你们没有空不要紧,寄点钱来,我帮你们上坟扫二奶奶的墓。

我姐把这原话讲给我听,我听后晚上忙拨电话给达成:我们寄钱给你,是死人用,还是活人用。当初不是你编故事,我母亲会到乡下来吗?再讲我父亲借给你造房子的四万块钱,一年的利息,就够让你给我母亲买扫墓烧纸钱了。

我说完话一气把电话挂了,父亲在边上也摇头,但一言未发。我感觉他心中也不快,这事主要是他耳朵根软,把母亲不愿去老家,偏决定让她叶落归根。

这事已成事实,我又不好批评父亲,只好在适当的时候,与姐姐商量,把父亲的经济大权夺了。不是怕他给侄儿,怕他乱买保健品,吃了无效,反尔把手头一点积蓄玩光。

这事姐姐也同意,有姐姐出面,一举夺了老父亲的经济大权。存折归姐姐保管,他的工资卡有我保管,每月以我的名义帮父亲存二千元。这钱是父亲养老的保证金,决不乱动用一分钱。

这保证金动用过一次,侄媳妇查出有妇科癌症要住院,达成打电话求父亲,无能如何帮一下忙,借个二万块钱先给他老婆治病。父亲心又软了,看在大侄媳妇面上,与我商量给他汇一万伍仠元,先治病救人要紧。

钱汇出一周,大侄媳妇死了。报丧电话打来,请父亲下去。父亲呆着了,怎么也没想通,不是讲刚查出癌症吗?这么快人就没了?父亲这次心中产生了大大疑问。让我回电话:我身体不好,这次不回来。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是上海最热的时侯,父亲早上在楼梯口运动,不慎脚一滑,摔下六格楼梯下亭子间门口。我和妻子分别打电话叫救护车,边用毛巾帮他止血。

这一跤摔断了七根肋骨,头和脸部严重挫伤,就象一个大熊猫脸。一个轮子检查下来,让我们回家养伤,无大碍生命。断了七根肋骨,自费二千捌佰元用瑞士进口胸托挷上,我又央求医生帮他插上导尿管,减少他起床的疼痛。

姐姐姐夫得到,马上赶来看望父亲,并安慰他,养几天就好了。

其实我们和医生都惑视了一个问题,肋骨刺伤了肺,他本身肺部就不好,生过肺结核,胸片拍出肺部阴影,其实就是癌细胞病灶。

平时一直吃硬的父亲,这次也软下来。必经八十六岁老人了,他与交待后事:千万不要再把他送回老家,不要买墓穴,树葬和花坛葬,趆便宜越好。也不要找达成的麻烦,过去的事就算了。

我姐姐对父亲讲:达成自从他老婆死后,他已信了,连母亲的坟也不管了,我不敢讲给您听。

父亲苦笑了一下,用手捂住挫伤的脸。随后说了二个字:罢了。

三天后下午午睡时,父亲就睡过去找我母亲了。

后事一切,我根据父亲,按他要求办,也让老家侄儿达成上来守夜。他愿想带孙子来,被我一口回绝,我有儿子,你只许一人来,否则你就不要来。他只好乖乖地一人来,走时他给的礼金,我全数退回,并再给他一条烟,算是陪我帮父亲守夜的辛苦费。

二位老人,虽已落土为安了,但是在我姐弟俩心中永远没有为安,可能这遗憾我们会带进天堂,到时再见父母时,请父母亲原谅。

完。

写于2018年3月15日。

年青时的母亲。

杨达久。

父亲写给女儿的信。

我知道这是一封无处可投递的信。

但从零三年开始,我每年都会写上一封,有几页长的信,套上信封,写的名子,把信封好。

等到清明节时,我会穿的干净些,把胡子刮净。手拿一枝红玫瑰花???? ,带着你小时侯爱吃的糖果点心,来到你身傍。

先用准备好的湿方毛巾,先将你像片擦干净,摆上四碟带来的糕点水果,一朵红玫瑰花???? 放在中间。我点燃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慢慢吐出:

女儿,爸爸来和你约会了。

在肃静的环境下,我俩双目对视,你听着我说:

女儿,很快一年又过去了,今年是你离开我的第十四个年头。每年爸爸都会带一封信来,读给你听,讲述家中所发生的一切,让你也了解爸爸、妈妈、弟弟情况。

外公是今年一月二十四号,上午十一点十五分过世的,享年九十周岁,和爷爷同岁。

你和外公接触时间不长,因为你读书,工作。真真接触是爸爸被买断工龄,自己创业时,那时上海四方通讯公司,知道你生终生糖尿病,强追你辞职后。你每天到外公家,做我维修服务部热线电话接待员。用你专业的接待语言,熟练的打字速度,帮爸爸接待每一位客户。

外公经常站在你瘦弱的身体背后,看着你,听着你,与客人通话。每当完成通话后,外公会慈祥地摸的头,用微笑鼓励你,夸奖你。有时外公也会默默地把你的水杯,拿去加点热开水,再放到你面前。你总是礼貌对外公说一下谢谢,外公也回你一个微笑。

在这一年不到的日子里,你经常被外公外婆宠着,也为爸爸的业务立下汗马功劳。

在这一年不到的日子里,你过着人生最幸福的生活。饭来张口,天天融洽在大家庭中,空余时看看自己购买的席娟口袋书。

在这一年不到的日子里,你没有迟到早退的纪律约束,没有多辆车的换乘,也没有人歧视你患病,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当年,大家庭中每一位长者,都希望你快乐生活,都知道你的病情不会逆转,但都希望你在快乐中延续生命的长度。

为了你的病情,在浦东新区职工劳动保护仲裁委员会,我和小姨力争你的劳动权力,为你申诉。但个人还是斗不过政府,多补贴了几个月的工资,你还是因身体原因,单位歧视患重病职工,被追辞职。

在回家的路上,你很伤心地对我说:我想自食其力,为你们减轻负担,可单位不包容我,政府不帮我。

我劝你:保重身体要紧,工作以后会有的。就是没有,爸爸已经下海了,你帮爸爸做些收发工作就行了。

在这一年不到的日子里,你已走出心理阴影,帮我建立了客户挡案资料台帳,邮寄了三百多封信。让爸爸个体的达久石油设备维修服务部,做的有声有色这都有你的一份功劳。

人是无法预测生命的长短,何况你三岁八个月就得I型依赖型糖尿病。在这十七年患病中,你我父女走过多少苦难的路,刚开始过上好日子,你却要离开我们大家。

二十一岁,是花一样的年纪,但你是一朵饱含风霜摧残的花朵,顽强地读完小学、中学、中专、工作。假如社会,单位,政府包容些,我想你的生命之花,还可延长些。假如当初银行对个人可以贷款,我一定会为你买一台丹麦产的胰岛素泵,埋在你体内,可能你现在不会躺在这冰凉的大理石中。

现实就是现实,没有这么多假如,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否则爸爸三十年工龄,也不会被一刀切下岗…下海为生活挣扎。

三岁不到的我。

在天国的人,没有烦恼。

在天国的人,没有苦难。

在天国的人,没有仇恨。

在天国的人,没有欺骗。

在天国的人,无需政见。

在天国的人,无需理想。

在天国的人,六根清静。

在天国的人,皆空一切。

延伸 · 推荐

【家书】三年三人行----写给女儿的“心记忆”

岁月,就如静水流深,归于静,沉于思,流于恒。志浩 习书…………………………………………………珑儿:对于这个称呼,现在的你定觉得奇怪,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得到,你会微微地歪起头,脸认真地拉长声调说:"我是多...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福州癫痫病医院地址
汕头妇科医院咋样
脉络舒通丸 治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