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明月西斜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明月西斜,路灯昏黄。大街上偶尔车声传来,四季花园小区更加朦胧,幽静。
邢女士下班后,经小区大门,匆匆朝C区 4楼走去。这几天,小区疯传有色狼跟踪单身女子,邢女士心里一阵紧张,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碰上色狼。
当绕过A区两栋楼时,无意中瞅瞅后面,不看则已,一看吓了一跳,有个穿风衣的人离自己不足二十米,不远不近。天这么热,穿个短袖,都热得汗流浃背。穿风衣,是不是有病?
仔细一想,是不是?糟了,糟了,有色狼跟踪。邢女士大吃一惊,心怦怦直跳,竟然小跑起来,恨不能像哪吒那样,脚踩风火轮。一不留神,脚一歪,摔倒在地,“刺啦”旗袍撕开了。邢女士顾不得这些,爬起来,一瘸一跛地向单元楼逃去。一到单元楼,慌忙打开楼门,闪进去,立即反手锁上。回头一看,尾随男已到楼门外,四处张望。
好险!差一点被追上。邢女士两腿发软,蹒跚着进电梯上楼。
又一次出现色狼尾随单身女,如同八级地震一般,第二天引起轩然 。消息像风一样,立即刮遍整个小区。恐惧的气氛笼罩着四季花园小区,搞得人心惶惶,晚上八点一过,女人不敢独自外出。
四季花园,座落在W城西北端,小区不小,一眼望不到边。由省城一家大公司承建,统一的褐色外墙,灰色屋顶,二十层高的电梯楼房,就连楼房间距都是一样的,如同一群身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穆然肃立。进入小区,好像进入莽莽森林,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区保安,首当其冲。因为小区前门后门都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值勤,眼睁得像铜铃似的,甄别每个进出小区的人员,愣是一无所获。这好比偌大的一片森林,想要逮住一条狼,谈何容易。谁的脸上也没写“色狼”二字,何况保安不是警察,没有火眼金睛。
闲言碎语,铺天盖地而来。谁这么色胆包天,竟敢接连作案?为此,保安队长段连城被物业公司向经理喊去训话,骂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感到压力山大,寝食难安。
森林般的小区,保安队就四人。老蒲,年逾六十,是物业公司向经理的亲戚,平时根本没把小小的段大队长放在眼里,指手画脚,俨然他才是队长。段队长敢怒不敢言,心里憋屈,没敢安排老蒲值夜班。段大队长,自己是一队之长,日理万机,要总管整个小区的保安工作,也不可能上夜班。
只剩下段胡和小崔。经过反复斟酌,也只有他俩担此重任。段胡,段队长本家堂叔,心腹之人,稳重老成,守前门。小崔,叫崔一鸣,年轻后生,胆大心细,看后门。唯一不满足的,就是他整天捧着书啃,要立志考大学。你猜他看什么书,悬疑和侦破类的,与考大学风牛马不相及,扯淡。段队长还不放心,增加流动岗哨,自己半夜起床巡查。查了两三天,色狼没有出现。可天天巡查,谁也吃不消。
第四天,段大队长睡过了头,没有巡查。可就巧了,色狼又出现了。才安静的小区,又沸腾起来。
段队长愤愤想道,他奶奶的,我退敌进,看来色狼非常了解自己,公然与自己叫板。他被向经理尅了一顿,警告说,若再出现类似事情,他这个队长立马下课。冥思苦想,仍然无计可施,一筹莫展。
请示向经理,报警吧。向经理惊讶不已,继而揶揄道:“你们就这点能耐,芝麻一点小事就报警,不怕笑话。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他一口回绝,段队长垂头丧气,只得另想办法。
色狼是如何混进小区?难道是内鬼,还是早已潜伏下来?果真如此,那真是防不胜防。段队长无奈之余,只有夜里蹲守。第一天无事,第二天,拉肚子,叽里咕噜,冲向厕所“排山倒海”。就这会空档,色狼又出现了。
民怨沸腾,在巨大的压力下,段队长被“开刀问斩”,不但被撤职,还被炒了鱿鱼。段队长满腹狐疑,好像向经理就等着炒他鱿鱼的这一天。


段队长走了,带着诸多遗憾离开了他工作十一年的小区。突然,回头看了小区一眼,自言自语道:“我还会回来的。”
当天,段队长前脚走,新队长后脚就走马上任。新队长姓莫名珅,身高近一米八,瘦精,像竹竿。不苟言笑,笑起来皮笑肉不笑,阴森森的。
老蒲一百个不服气,气冲冲地找到堂侄说道:“向斯辰,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赖在这儿。”
向经理没抬头,爱理不理地说:“干嘛?干嘛?要什么说法?”
“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老蒲质问。
向经理眼骨碌一转,良久,冷冷地说:“我晓不得。”
“啪”的一声,老蒲往桌上拍了一巴掌,怒不可竭道:“你耍我,我把你的事捅出去,看谁吃亏。”
“别吓唬我,我又不是被吓唬大的。捅出去,对谁有好处?是,我逃不掉,你也是主谋,你也没好果子吃。”向经理“噌”地站起来,阴阳怪气地说。
老蒲一想不无道理,冷汗直冒,顿时软了下来,平和地说:“那你也得给我要个说法,你不能出尔反尔,说好保安队长给我当的,你却给了别人。”
“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就你保安队长能干得了吗?”
“那……”
“那什么那,你另有任务,就别惦记一个破保安队长了。”向经理神秘地说。
“什么任务?加薪吗?”
“你回老家乡下,帮我打听一件事,要保密,千万不能露出马脚。事成了,有重赏。事办砸了,别说要工资,我还要找你麻烦。”向经理扶扶眼睛,凶狠地说。
“给多少钱?”老蒲不放心,小心翼翼地问。
向经理从抽屉里拿出两千元,扔给老蒲,说事成之后,赏金另给。
“什么事?请你吩咐。”老蒲脸上笑成一朵花,干保安,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六,这比干保安强多了。
“……”两人凑在一起,嘴对耳,嘀嘀咕咕了好大一会。最后向经理嘱托说,“我相信你,才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去办,一定要保密,切记,切记。”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等我的好消息。”老蒲严肃地说。
老蒲喜之不尽地走出办公室。向经理却露出老奸巨猾的奸笑。
新官上任三把火。莫珅上任伊始,大刀阔斧,第二天就把老蒲和段胡炒了鱿鱼,仅留下崔一鸣。重新招了两人,下午就上班。
给全队训话时,莫大队长趾高气扬地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是。谁不听话,谁不好好干,日他娘的,我要他立马滚蛋……”
第一天晚上,莫队长带领另一个人晚上巡查,雪亮的手电光在小区晃动,犹如擎天巨剑在向恶魔宣战。那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晚上九点不到,保安值班室电话骤然响起,崔一鸣拿起电话,问:“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要报警。我要报警。出事了,出大事了。”电话里,有人急急忙忙说。
“别急。别急。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一鸣问。
“色狼,色狼,又出现了,跟踪我。你们快来,你们快来。”听语气,那人是个年轻女人,惊恐不安地说。
“什么?色狼?在哪儿?”
“在1 栋三单元。”
“哪个1 栋?”
“哦。哦。A区,A区1 栋三单元。被逮住了,啊。你们快来。”那人不知是惶恐还是兴奋,似乎两者都有。
情况就是命令。一鸣立即向莫队长汇报情况,莫队长马上安排人员前往A区1 栋三单元。
A区1 栋一楼三单元电梯前,静悄悄地,三个穿保安制服的人进入电梯,手握警棒,神情肃穆,一言不发。一同乘坐电梯的两个居民哪见过如此架势,紧张得不敢大声出气。电梯停在十八楼,电梯门一开,那三人直冲出去。
楼道内,两个男的把一个穿风衣男的死死摁住,那男的趴在地上,脸贴着地,在咆哮,为自己申辩。
“就是他,一进小区,他就跟着我,还跟着我上楼。幸好被我老公逮住了。”那女人在一旁嚷道,那女人看上去三十多点,长相一般。色狼什么眼光,跟踪她,不值得。
“我没有跟踪。我以为她是我以前多年未见的一个熟人,想跟她打个招呼而已。”色狼大声说。
摁住他的人松了手,把人交给保安,冷不丁朝色狼踢了一脚。色狼怒目圆睁,要还手打人。先前那两人见状,冲上去连踢几脚,踢得色狼哇哇大叫,挣脱与那两人扭打起来。楼道内响起“噼噼啪啪”的打斗声,以及女人的尖叫声。
“好了,好了,别打了。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是在举行抓色狼演习。他不是色狼。”一保安喝道,见事情越闹越大,不得不说出实情。
一语既出,石破天惊。先前两男人惊得目瞪口呆,立即住手,看着保安。
“为了抓住真正的色狼,我们搞了这场演习。请大伙原谅!也是为了小区治安,早些还小区一个真正的太平。”
“可你们,我们一个也不认识,都是生面孔,新来的?”围观的居民问。
“哦。我们是你们小区保安队请来协助的。”
“原来如此。”小区居民被保安的良苦用心所感到,只是稍不留神,容易引起误会,甚至酿成不可预知的后果。
他们给“色狼”套上头套,戴上手铐,押进电梯走了,像押罪犯似的。让人唏嘘,给人感觉有点小题大做。
第二个、第三个晚上同样如此,只是地点变了,改在C区16楼。
次数多了,人们就习以为常了。但演习归演习,果然有效果,色狼真的害怕了,没再出现过。
第四天晚上,推迟演习,十一点才进行。仍然还是三个保安,手拿警棒,神情严肃,只是多了一样,头戴墨镜,看起来像黑社会杀手。他们乘电梯直奔C区16楼,到16楼后,下电梯,环视四周,敲开了1602室的门。
“英英,你回来,你不是有钥匙吗?”门开了,屋内传来老太太的声音。
那三人再次巡视一周,没人,立即闪进屋内,翻箱倒柜,一阵折腾。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胶布把老人的嘴粘上,老人支支吾吾想反抗,不由分说被套上黑头套,出了门进入电梯。最后面的人把门反手带上。
老太太不明就里,哆哆嗦嗦,心想,遇上坏人了,遭人绑架,如何是好。越想越害怕,老人本来前列腺不好,一惊吓,小便失禁,裤子湿了一片,电梯里湿了一坨。
居民以为还是演习,谁也没有怀疑。一下楼,他们押着老太太就上了车,出了大门,朝大街疾驰,消失在昏黄的灯光中。


英英是老太太的孙女,当晚下楼给奶奶买面包,邂逅发小,去街上玩了很久。她回到房间时已是凌晨了,开门一看,奶奶不在,灶上的水一直咕噜着,水快烧干,厨房里一屋子水蒸气。到处喊奶奶,没人应,打电话,手机在床上唱歌。
夜深了,奶奶能去哪儿?英英急了,怕奶奶出意外。忙给叔叔向斯辰打电话,哭诉着说奶奶不见了。
“英英,不要急,不要哭,慢慢说,什么事?”向经理不慌不忙地安慰侄女。
英英忍不住哭着说:“奶奶不见了。奶奶不见了。”
“不急。不急。我派人找找,应该没事的。”向经理慢条斯理地说。
此前,那三人押着老太太出大门时,正好被下班的崔一鸣看到,他正走在暗处,没被发现。
崔一鸣愣了一下,顿时感到满腹狐疑,虽说这几天演习,但今晚不像。于是,悄悄跟上去。那三人和老太太上了一辆小车,风驰电掣而去。车过灯光处,一鸣看清了车牌“湘N05888”,刚要转身时,头上挨了一棒,晕了过去。
老太太是向经理向斯辰的老娘。老太太脾气倔强,不愿与儿子儿媳们住在一起,宁愿自己一人呆着,自由自在。儿子执拗不过,为了便于照顾老娘,由大哥向小平出钱在四季花园购置一套商品房,给老太太居住,产权归大哥,谁也别争。英英是大哥的女儿,从小由老太太带大,两人感情好,英英常来看望奶奶。
车子一路狂奔,出城向西南开去,像离弦之箭。
在车上后排,老太太坐在戴墨镜的人中间,弓腰,耷拉着头,脑袋嗡嗡作响,弄不清这些人为何抓她。一个戴墨镜的人给老太太取下头套,让她坐正。老太太毕竟七十多了,那经得起如此惊吓。
“老人,不要害怕。没什么,我们只想向你打听一件东西。”其中一人和蔼地问。
老太太没反应,故意装聋。
“老太太,我们向你打听一件东西。”那人提高了分贝,大声对老太太说。
“什么?公鸡。”老太太问。
“不是。是宝贝。”那人靠近老太太的耳朵挣破喉咙喊。
“哦。老妹。我老妹不在了。”老太太砸吧眼睛,哆嗦地说。
那人听了,气得把手高高扬起,要打老太太,但还是没有落下来。
“老太婆,你别装聋,我们知道你有一件古董宝贝。你最好一五一十说出来,要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
老太太沉默。
“奶奶,奶奶救我啊!”这是英英的声音。
老太太一激灵,紧张地说:“你们抓我孙女干啥?她在哪儿?”
“嘿嘿。老太婆,你不是耳聋吗?这会怎么不聋了。如果你不说出来,我把你孙女一刀一刀活剐了,丢到山里喂野狗。哈哈哈。”那人坏笑。
“我求求你们,英英在哪儿?”老太太乞求道。
“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到时我们就放了你孙女。”
“你,你问吧。”老太太颤巍巍地说,两泪直流。

共 10 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世间人情百态,而最让人头疼的便是家人之间的利益冲突,老人常道:兄弟之情不及寸金。有的人说这是在讽刺,有的人说这是反映现实,这篇小说就叙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向老太太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向小平从小惹人喜爱,当了董事长以后,在小区买了一套房结果年过古稀的母亲居住,由女儿英英照顾。老二向斯辰从小顽皮,承老大的恩情,在小区做物业经理,谁能想得到,小区接二连三出现色狼,蹊跷的是出现的时间恰恰是保安队长段连城不在场的时候。向经理一怒之下辞退了段连城,新换的保安都是他的赌友,罪恶的计划一步步实施。向老太太被人劫持,巧斗歹徒拖延时间,向斯辰丧尽天良派人自掘祖坟只为祖传的香炉。歹徒被一直跟踪的段连城召集村民擒拿住了,唯独跑了抱着香炉的老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新任的保安队长也不是省油的灯,借鸡生蛋,劫持老太太索要巨款。向斯辰自告奋勇向老大拿了赎金去救老娘,却杀人灭口把老蒲推下山崖。等待他的是冰冷的手铐。向老太太惊吓过度撒手人寰,向小平将香炉献给国家。小说铺层有序,步步设疑,引人入胜,思想深刻,具有教育意义。欣赏学习,力荐赏阅!【编辑:老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1907】
1 楼 文友: 2017-08-17 19:44:16 亲情是柔软的,利益是沉重的。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读完这篇小说,久久不能平静。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问好老师,祝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8-17 20:40:08 谢谢老师!老师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7-08-19 09: 2:4 恭喜老师美文加精,企盼新作!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8-19 10:01:15 谢谢老师!问好!
 楼 文友: 2017-08-19 09:52:0 在亲情与利益面前,真是很难说人心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7-08-19 10:01:57 谢谢铁鹰老师关注!敬茶!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8-19 14:14:2 谢谢老师关注和留评!
5 楼 文友: 2017-08-19 19:00:45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8-19 19:26:08 谢谢老师关注!福州治疗妇科医院
咸宁十佳牛皮癣医院
藤黄健骨丸治滑膜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