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三界魂行 第0107章 好人魏文,太极文通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三界魂行 第0107章 好人魏文,太极文通

四面看了看,又向几座坟头抱了抱拳,云升这才潇洒的转身jixu往城里面走去。<-.

这一路再无波澜,云升到老爸租住的屋子的时候,老爸还没有回来。

他也不急,一个人在过道里站着,心里却在体会着对格斗技巧的运用,时不时有人走过带起的微风,云升也能把它想象成挥刀砍来的敌人。

过往的人只是奇怪的看了看云升,也没人去打扰他。

在这种状态下的云升压根儿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在老爸的喊声中,云升回过神来。

“升娃,你没事儿吧?好像魂被勾走了一样。”老爸dānxin的问道。

他笑了笑道:“我怎么会有什么事,刚才想问题走神了。”

接下来父子二人一起动手弄出了一个自制的盐煎肉,还有个白菜豆腐汤,再jiushi炒土豆丝。

他对这些兴趣不大,他jiushi喝米汤也能过上一两个月,看着老爸吃的津津有味儿,他没来由的yizhèn心酸。

吃完饭,收拾完碗筷,天色就黑了,在城市里,却不一样,天一黑,灯就亮了,白天怎么活动,你晚上还可以怎么活动,甚至还可以多一些活动。

虽然天黑了下来,时间还是比较早,云升就和老爸一起出门,去散散步。

走出小巷,他眼前陡然一片光明,路灯耀花了云升的眼,云升不由感概,‘大城市jiushi好啊。’

一路走来,满眼都是买卖东西的人,到了晚上,行色匆匆的人相对的就少了很多。

基本上都是缓步而行,看见感兴趣的东西,jiushi不买,有时候也会驻足看上yizhèn。

云升二人就要跨过第二个街口的时候,“小伙子,你等等。”

他们的身后传来一声呼唤,他没想到是在叫他呀,自顾自的慢慢前行着。

很快,那人就追到了云升的前面了,他转过身来注意的看了看云升,再看了看云升的老爸,这才开口道:“小伙子,借一步説话行不?”

云升一看,这位不是下午提醒他,要他快躲的那人吗?

对这人,云升还是有不错的yinxiàng的,就diǎn了diǎn头,云升让老爸在原地等着。

他和那中年人走开了有十多米后,云升微一抱拳:“小子郑云升,多谢大叔下午的提醒。”

那中年人説道:“小伙子是刚来不久吧,不知道昨天那些人都是在骗人的吧?他们会在有外人拿出足够多钱和他们赌的时候,就会卷款跑路。”

“而围在外面的人就会在不经意间拦住被骗的人的去路。”

“小伙子,你打了他们的人,你要注意,小心他们报复你啊,我听旁人説,他们有个组织叫······好像是叫狼门。”

云升再次抱拳説道:“多谢大叔提醒,我会很小心的,大叔怎么称呼?”

“我叫魏文,我就不和你多説了,再会。”那自称魏文的中年男人抱抱拳转身就走了,云升想了想,甩了甩头,也没有过多的理会,自去和父亲一起jixu逛着。

kǎolu到老爸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没逛多久就huiqu了,洗漱完毕,父子俩挤一个小床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云升和他老爸一块儿出了门儿,他老爸自去上班,云升跑河滨公园里晨练去了。

他自顾忘我的耍着自己的太玄梅花劲格斗技巧,他不知道,旁边的一个打太极拳的老头子看得眼珠都要凸出来了。

你道为什么,云升的格斗技巧深合太极原理,更兼是属于象形拳的范围,以云升的实力使出来,无论是力道,速度,意境,动作规范,那都是在后天武道修炼者中难以找到对手的,自然对他人有教材般的示范作用。

等他练得尽兴后,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收住拳势,云升正要离开。

刚刚看云升练拳的老头子走了过来,微笑着説道:“小伙子好深厚的功力呀,手捧太极,动作象形,脚踩五行,你这拳法不是一般的厉害呀。”

云升一听,知道遇上了高手,注意一感觉,咦,不简单啊,已经气通任督二脉,丹田精气液化。

云升一抱拳:“小子胡乱练练,有扰老前辈视听了。老前辈也不简单啊。”

那老头子説道:“老夫武文通,见过的年轻人不少,可是像你这样的,是今生第一次啊。”

然后凑近云升的耳朵説道:“连老夫都看不透的人,那能简单吗?我想和你交个朋友,走,去我那里喝喝茶。”

见此,云升微一抱拳,也不説话,就跟在老头子后面走了。

他现在是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有人要算计他,他自我感觉也没什么是值得人家算计的呀。

两人缓步走过一座人行吊桥,然后直行一百米zuoyou,再爬一段上坡,跨过公路,穿过临街门面间的巷道。

哗,云升的第一感觉jiushi来到旧社会的地主老财家了。

前方是一栋古意黯然的木楼,飞檐翘角,云升现在所站的wèizhi在木楼正前方的院坝里,zuoyou两边都各是一栋比正前方木楼稍低的木房。

真正引起云升注意的是,在院坝里正有十来个年轻人在一个中年人的带领下演练着太极拳。

云升从那一出腿,一击拳间看到了大家的专注,于是也不做声,只跟着那武文通走向那正前方的木楼,进了堂屋里。

堂屋里正中间挂着一幅黑白画像,须发均白,长髯飘飞,面带微笑,手持一根拐杖。

云升一看就知道,此人在这一家人的地位一定非同小可,于是对着画像抱拳深深一鞠躬。

虽然仅仅是一比较恭敬的武林礼节,可看在武文通的眼里又不一样了,不由对云升越加的喜欢了,年纪轻轻就武功高强,为人谦恭,尊敬长辈,显然是很有教养的一个年轻人。

武文通自己在右边坐下后,就一扬手,让云升在他的左边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有人端了茶上来。

云升明显的看到那个端茶的年轻人的眼里闪过一道好奇的眼神,云升也不説话,端过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时武文通开口了:“你看我这里怎么样?”

云升想了一下,不知道老家伙什么意思,就説到:“前辈这里,闹中取静,在万丈红尘中练心,很不错的地方,所谓大隐隐于市,大约jiushi前辈的zhègè境界了。”

武文通hēhē一笑:“小伙子和我打哑谜,那老夫就厚颜相求了。”

云升一愣:“老前辈这话,叫晚辈情何以堪,有什么要晚辈效劳的,前辈只管吩咐jiushi了,何来相求一説。”

见云升説的实在,他就説道:“云升,你看,当今武林,包括一些乱七八糟的外国功夫,都将我们的国粹当成了我们这些老头儿、老太吃多了后bāngzhu消化的业余活动了。”

“老夫今天看你耍的拳法,虽然不是任何一派太极的招式,可我能看出来,那jiushi太极的意境,没有至化境的太极功夫做基础,是玩不出来那样的拳术的。”

“我甚至认为,你所使的拳法早就可以自成一脉,你也可以开一派之先河,做一派之始祖了。”

宿迁治疗男科费用
他达拉非主要治疗
治疗中老年肾虚方法有几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