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p侯明被带到村里的临时法庭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侯明被带到村里的临时法庭。

4 岁的侯明杀人潜逃9年,一直被警方网上通缉。外逃期间,侯明被查出患有脑瘤,此后,他在清网行动中自首,后因病被取保候审,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对侯明提起公诉。昨天上午,考虑到侯明的病情,市一中院的法官将刑事法庭设在侯明家所在的村里,这也是本市法院首次下乡开庭审理刑事案件嫌疑人。

现场

八旬老母跪地求情

上午9点,市一中院的法官、法警以及市检一分院的检察官,驱车前往房山区周口店地区大韩继村,侯明的家就在那里。为防止侯明在受审时出现意外,法院特意安排一名曾经当过医生的陪审员随行出庭。

上午11点,法官和法警前往侯明家,准备将他接到设在村内老年活动室的临时法庭。当法警带着侯明走到院门口时,侯明80多岁的母亲突然从屋里跑出来,跪在法官面前一边叩头一边说: 谢谢法官体谅我们家侯明,看他有病,没让他进城受审,少了折腾。我们认罪,也希望法院能轻判。 法官急忙上前搀扶,并说, 大妈,您赶紧起来,别担心 。

临时法庭进行了简单布置,一枚国徽摆放中央,审判员、公诉人、辩护人的名牌也已经打印出来,摆于桌上。死者家属以及多名村民坐在旁听席上。

11时 0分,庭审开始,法官首先对侯明的自然情况进行了询问,但他称头疼,对于自己何时何地出生、何时收到起诉书、是否申请回避等问题都没能作答。

鉴于侯明的病情,法官放弃询问,直接让检方宣读起诉书,并告知侯明,如果检方对他的自然情况宣读有误,他可举手示意。

为琐事动手伤人命

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侯明提起公诉,公诉人指控称,4 岁的侯明于2002年6月 日22时许,在周口店地区大韩继村内,因琐事与陈某等人发生口角并互殴。其间,侯明持棍子击中陈某头部,致陈某重度颅脑损伤死亡。去年6月1 日,侯明向公安机关投案。

对于指控,侯明表示对事实认可,但对罪名提出异议,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故意伤害,更没想过会死人, 我很冤枉,是他们先打我的 。

侯明只有初中文化,是房山区周口店地区大韩继村人,1988年曾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出狱后,侯明结婚生子。几年下来,日子平淡但也踏实。

侯明在回忆事发经过时,时而口吃,时而不语,还称头疼。据他讲,事发当天,他和妻子上街遛狗,一辆突然驶过的摩托车轧着了小狗。他当即上前拔掉摩托车钥匙,并和车主小陈理论起来。双方话不投机当场动手,对方抄起路边的板儿砖,侯明抄起一把铁锨。见对方人多,侯明掉头就跑,去找哥哥帮忙。随后的互殴双方均有损伤。小陈与侯明同村,并不熟。当晚,双方再次在村内发生殴斗,侯明持棍子击中小陈叔叔陈某的头部,随后逃往河北涿州避风头。

案情

患上脑瘤无法再逃

在与妻子通话时,侯明得知陈某死亡,自此开始逃亡。他先是扒火车到山西,在一家煤窑打工,随后又到位置更加偏远的山里煤窑干活。在一次挖煤时,侯明突然晕倒,就医时被检出患有脑瘤。侯明自己也不记得那是哪一年了。

身体不成了,他失去了经济来源,加之看到清网行动,侯明决定回京自首。此时,距事发已经9年,当年参与打群架的当事人都已经被判刑,侯明的哥哥获刑10年,小陈也被判刑8个月。

没想到,这一棍子不仅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一家人的生活。 侯明说,回家后,他的儿子已经24岁并成家自居,妻子对他不理不睬。 我哥被判了10年,现在已经出来了,我还不知道要被判多少年 。

侯明的妻子则说,丈夫一走了之,家人都有些怨气,但毕竟还是一家人,不可能不管他,家里几乎拿出所有积蓄给他医治。去年8月还做了手术,前前后后花了8万多。儿子在外打工赚的钱,全拿出来给他爸治病了。

侯妻说,丈夫离家9年,一直没和家里联系,丈夫自首都是警方通知的。再次见面竟然是在医院里,当时,侯明躺在病床上,模样虽然没变,但人瘦了很多。

对于法院 现场办公 ,侯妻表示感谢,称家里人都觉得有些意外,他犯了罪,但毕竟是重病号,不用折腾着进城受审了。

逃亡

庭外追访

未获赔偿和道歉死者家人难释怀

据了解,死者陈某留下一个孩子,目前已经上高中。陈某的妻子和80多岁的母亲仍然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陈某的家人说,陈某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死后,家里生活困难。老母亲已经80多岁了,提起儿子还是会流泪,开庭当天,大家都没敢让老人家来,就怕她太难过伤身体。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但他们一直都不能释怀,为了一条狗,他(指侯明)能杀一个人。现在他回来了,又说自己有病,谁知道是真的假的,他就是怕被判刑。

陈某家人还表示,至今没有听到道歉的话,也没有获得过赔偿。

下乡就审

就近审理重病嫌犯制定安全防范预案

据主审法官吴海地介绍,此次采取的 下乡就审 指,对于病重或者行动困难的当事人,法官到当事人居住地,选择距离当事人最近的法庭审理案件。

侯明自首后于去年7月9日被批捕。此后,警方带侯明前往天坛医院,被确诊患有中枢神经细胞瘤。因为病情严重,侯明被取保候审。

吴海地法官说,他在送达起诉书时,与侯明见了面,当时他的语言和行动都已经出现困难,病情也有恶化的趋势,因此决定前往侯明居住地审理此案。此外,在就审前,吴海地法官还准备了一系列的应急预案,其中包括急救措施,防止侯明因情绪激动等原因突然发病。

侯明身患重病,但他毕竟涉嫌关乎人命的重案,而且还有曾经逃亡的经历。吴海地法官称,侯明被取保候审,他的妻子是保人,负责监管侯明接受传唤等,她也有责任确保侯明出庭受审。一旦侯明在此期间违反规定,再次潜逃等,她都要负相应的责任。此外,法院也已经与侯明所在地的派出所取得联系,对侯明进行监管。

吴海地法官说,法律上对于重病患者,有可以保外就医以及监外执行的规定,但这仅仅针对的是判决的执行,并不会因此影响到对嫌疑人的量刑。

据悉,这也是本市法院首次下乡开庭审理刑事案件嫌疑人。

运城治疗癫痫病费用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昆明男科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