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一br那夜菁华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一)
那夜菁华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梦中她如同空气一般漂浮起来,望着桌上的照片,嘴里念念的说:“这些,都是我生前的照片。”心底似有无限留恋。她又飘去梳妆台前,努力想要从镜子里看清自己的样子,可惜什么都没有。她茫然失措突然惊觉,自己只是一种精魄的存在,并无实质形体。她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而漂浮在空中的只是自己还未散去的魂魄,想到这里她心中一急便从梦中惊了醒来。
白色的棉质睡裙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她赤脚走下地来,喝了一杯凉茶。
夜风从窗户里钻进来,吹的窗口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雪白的窗帘被夜风轻轻的鼓起又倏然落下。她转身看到了隐没在月色中床头柜上自己的照片,淡淡的发着凄凄的光。她突然觉得害怕,空气中有种阴森森的味道。
这栋楼已经很老,过了年就要拆迁,住户已经很少。
她慌忙伸手去开灯,“哗——”灯就那样闪了一下突然熄灭了。就在那个瞬间,她看到了一个人推开自己卧室的门走了进来。“啊……”她还没来的及惊叫出声,声音就被一张大手堵了回去。
“菁华,别害怕我是哥哥。别害怕,别叫!!”菁华听到哥哥诺华的声音,瘫软在他的怀里。
续而她听见似乎有许多人从一楼“噔噔噔”一路奔上来的声音。她借着月光惊魂未定的抬头望了一眼诺华,正要开口问他,他却一把重又捂住了她的嘴。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能够感受到他“咚咚”的心跳,她在他的怀里轻轻的动了一下。诺华望她一眼,这才缓缓松开了手臂放她走开。
“咚咚咚。”急速的敲门声,“咚咚咚”又是一阵急速而焦急的敲门声。然后她听见许多人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待这些人离开,诺华才走出房间将电闸拉下来,房子里一下亮了起来。菁华尴尬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依旧赤脚站在地上。望着眼前的诺华:黑色的衬衣被撕掉了一条袖子,牛仔裤上沾满了灰尘油渍,脸上有斑斑血迹,拳头上还有血滴缓缓流下来。菁华拢起自己的头发,用腕上的皮筋迅速扎起一把马尾,抬头轻声问了一句:“又和谁打架?”然后转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找出药箱来。诺华就那样一身污渍大刺刺往沙发里一坐,无谓的说:“胖子放出的高利贷收不回找我帮忙。”
“我就知道是他。上次他来找你,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菁华抬头望了一眼他说。
“没办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谁让我没本事给妈付医药费。”菁华帮他清洗伤口的手一顿。没有言语。
其实诺华和菁华并无血缘关系。在诺华六岁的一个冬天的早晨,母亲送他去上学的路上捡到一个女婴,这个弃婴就是现在的菁华。
“母亲这两天怎么样。”菁华问。
“还是老样子,有个天阴下雨就难受的整夜呻吟不能睡觉。”诺华说到母亲,眼睛里突然闪烁着泪光。他母亲得风湿性心脏病,常年卧床。在诺华刚刚高中毕业后父亲去世,他辍学养家,照顾母亲供菁华上学……
“我想在你这里睡一会。”诺华疲倦的说。菁华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拽出一床新的被褥放在床上,自己抱了床上自己盖过的被子准备去客厅。诺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伸手接过她手上的被子说“你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给学生们上课。”菁华只得将怀里的被子给他转身回到床上。诺华走出卧室的时候回头扫了她一眼,伸手“吧嗒”一声替她关上了灯。
菁华平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些年来诺华为了她的学费以及母亲的医药费打打杀杀。到是自己,这个被收养的孩子,却被照顾的如同温室里的花朵一般,从未为钱奔波劳累过。她转身听见客厅里诺华轻轻的鼾声觉得安全。
诺华将被子拉起来凑到鼻子前,丁香花味,她的体香。他想着嘴角翘起,微微的笑着睡了过去。

(二)
清晨,菁华轻手轻脚的起床,害怕吵醒依旧蜷缩在沙发里熟睡的诺华。她匆匆准备了早餐给他,留了便条说:“晚上等我一起回家看望母亲。”她低头凝视着皱眉轻酣的诺华,内心开始烦乱。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依恋他,常常才见过面,转身就会想念,内心开始有了除去亲情以外的情愫。这让她有些惶恐。她开始害怕回家,害怕面对他和母亲。她找了借口从家里搬出来住,她想,这样或许会让自己回到妹妹的位置上去……
正站在那里胡思乱想,思绪却被楼下汽车喇叭“滴滴……”的响声惊扰。她皱了皱眉,害怕诺华被吵醒,疾步走过去想要关上窗户,刚伸过手去,一低头望见站在楼下站在汽车边冲她殷勤招手微笑的胖子。她一怔,迅速从窗口退了回来。
“外面是谁?”菁华一惊,转身看到诺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目光穿过她的肩望到了楼下的胖子。他突然浓眉深锁,声音低沉的问:“他怎么会来这里?”菁华愣了愣没有回答。“他怎么会来这里?”诺华突然提高声音,冷冷的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今天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他。我以为他来这里找你。”菁华淡淡的说。其实她心里清楚,胖子是为自己而来。
“我今天帮你找个房子,你得搬家。”诺华丢了一句。
“为什么?”菁华明知故问。
“叫你搬,你就搬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诺华暴躁的吼了一句。
“哦。”菁华说“我要去上班,厨房里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早餐。”
“我陪你下去。”说着诺华转身准备同菁华一起出门。
“你换件衣服吧。”菁华说着丢下肩上的包,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折叠整齐的崭新男士衬衫来。
诺华皱了皱眉从她手里接过衬衣,望了望,黑灰细条斜纹,面料很柔软,衣服的款式和尺码到很适合自己。他想,她会为谁准备一件衬衫在这里?
他内心焦躁,当着菁华的面呼的一下脱下自己的破衬衣来,丢进垃圾桶,穿上了这件‘来历不明’的衣服。
菁华脸突然“刷”的一下红了。“这是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一直没回家没来及给你。”她背对着他似闲闲的说了一句。
诺华闻言,开门的手在空中顿了顿,眼角有笑意溢出。
“诺华?!!”胖子看见同菁华一同走下楼的诺华惊讶的叫了一句。诺华冲菁华挥了挥手示意她先离开,菁华点头,冲胖子微微倾身微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转身离开。诺华一直注视着胖子的脸,看他贼亮的眼光将菁华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扫视了无数遍,内心一惊。菁华或许得尽快离开这个城市!
“你来这里干什么?”诺华打开车门跨上去问。
“嘿嘿,上次让你介绍菁华给我认识,你不肯,我当然得自己行动了。”胖子恬着脸说。
“你最好离菁华远一点。”诺华一副淡淡的姿态冷冷的说。
胖子听到这句话,脸上的横肉颤了颤,没有应声,只是皱了皱眉,双手狠狠的紧攥方向盘。他知道诺华虽然为自己卖命,却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他是出了名的爱家爱母亲和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也是出了名的‘亡命徒’。
“我想咱两最好不要伤了和气!”诺华声音依旧冷冷的,丢了一句。
“那当然,我们是好哥们嘛……”胖子从倒车镜里望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诺言急急的说了一句。
“明天陆行长那里我会准时过去。”诺华丢出的新条件果然让胖子眉开眼笑。“那我现在就让人安排地方。”诺华轻蔑的笑了笑,淡淡的问“这次准备贷多少出来?”胖子挪了挪自己肥硕的大屁股,腾出一只手来,展开五个指头在诺华眼前一扬,“这个数,哈哈。”他得意地大笑起来。
“五百万?”诺华笑着问。胖子得意的点了点头。“事成之后我要10%。”诺华突然正色到。
“10%!!”胖子刚才笑的还如同花儿一般的脸突然僵了下来,脸上的横肉似乎还没有来记恢复原状。“对,没有10%你找其他人去做。”诺华微笑着抬头对胖子说。
胖子沉吟半响,终于说“好的我答应你。”
“下午让人送来一架微型摄像机给我。”诺华说。
“好的,下午到那里找你。”胖子说。
“打我电话。”诺华说,胖子将车子开到了路边停了下来,诺华伸长腿一脚跨了下来,走到车前,敲了敲窗户,胖子将玻璃摇了下来。诺华盯着胖子的眼睛说:“谁敢打菁华的注意,我会灭了谁。”胖子闻言,一瞪眼睛,嘴巴里咕噜着骂了一句:“我操。”然后猛得一踩油门,呼的一声将车子开了出去。

(三)
“你先住在这里。这几天除了上班就不要到处乱走,平时走路注意点,如果有什么异样情况就马上打我电话。”诺华一边帮菁华收拾着杂物一边叮嘱着。
“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她被他突然罗里巴索的样子逗笑。
“别笑。我知道胖子这个人,一旦想要得到什么会不择手段。”诺华忧心忡忡的说。
“没事,我会十分小心的。”菁华笑着望着他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说。
诺华看她调皮的样子,心底泛起涟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教完这学期,我想送你和母亲去其他城市生活。”
“我和母亲?那你呢?”菁华惊道。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会去找你们。”他微笑着说。
“可是我一直喜欢和孩子们一起,我喜欢教书……”菁华噘着嘴吧嘟囔着说,诺华望着她红润的唇有些想要吻她的冲动,可是只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我在这里做过太多坏事,他们都不会轻易放过我,而我希望你和母亲不要受我牵连……”讲到这里诺华突然颓然的说“如果以后,我有什么不测,请你替我照顾母亲。”菁华闻言伸手捂上他得嘴巴,拼命的摇头,说“我要你好好的照顾我和母亲。”诺华感动,紧紧抓住她的手,刚要放在自己唇边,她却一怔轻轻抽走。她转身说“我已习惯有你在身边。”诺华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动作站在那里,气氛突然尴尬。
他转身“吱呀”一声拉开房门,迅速走了出去。
菁华走到窗前,望着他低头离开的样子,心里有莫名的感伤。

(四)
是夜,诺华坐在酒吧里,将一架微型摄影机放在一个女子面前说:“茜茜再帮我一次。”这个被叫做茜茜的女子始终冷着脸不看诺华一眼,只是伸出长长的手指,拿过诺华手里的烟,抽出一根,熟练的衔在嘴上。她抬眼示意诺华帮自己点上,诺华“啪哒”一声递过打火机去说:“你该戒烟。”“如果想戒就能够戒掉,我早就戒掉你了。”她说着抬起脸来望着诺华,诺华避开她的眼睛,自顾自的吸起烟来。“我不是好人,你跟着我只会受到连累!”诺华许久之后才回过头来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亦不当我是好人啊,不然怎么会拿来这样的事情叫我帮忙!”茜茜深深地吸了一口,将烟雾喷在诺华的脸上说。
诺华望着茜茜挑衅的目光,突然说:“那我找别人。”他伸手去拿桌上的摄影机时茜茜已经握在手里,说:“事成之后,你替我实现一个愿望。”诺华点点头,茜茜将小小摄影机放进自己皮包凄然地笑了一下,转身走开。
诺华望着她高挑而清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这才转身离开了酒吧。
“陆行长你好。”一走进包间,诺华就冲那个垫着大肚的陆青山伸出手来。陆青山闻言抬头将贪淫的目光从茜茜身上离开,望他一眼,说:“何诺华?张胖子让你来的吧。他人呢?还是我这级别不够和他谈?”陆青山没有理会诺华伸出的手,只是伸出肥硕的手掌将茜茜勾进自己怀里,端了一杯酒抵在茜茜唇边,说:“美人喝了这杯。”茜茜魅惑的笑着轻轻抿了一口,将剩余半杯推至他的唇下说:“我要你同人家一起喝嘛……”陆青山迷迷着眼睛笑得浑身肉颤,一扬头喝了下去。
诺华闲闲的坐到一端,说:“陆行长不要见怪,我们张总今天身体不舒服,让我来同你谈。我虽然不是什么总也无级别可言,但是开出的条件肯定让你满意。”
“条件?”陆青山听到诺华说到条件,双手迅速从茜茜腰肢上离开,“对。”诺华目光瞟过茜茜的脸,身体稍稍挪动了一点,茜茜微微冲他点了点头。
“这次只要能贷出钱来,张总答应给你10%作为酬谢。”诺华用桌巾轻轻的擦着酒杯边沿,头也不抬的说。“酬谢,是不是太少了点?20%你问问张胖子行就行,不行我也没本事让他贷出钱来。”诺华微微一笑,说“那陆行长你也得想好了,贷500万的话你就会有50W的收益,估计你做五年不吃不喝也拿不到这么多吧!”陆青山惊到“500万?!是不是风险太大了点。”“那要看陆行长你了,你要它没风险它自然会没有风险的不是吗?”诺华依旧擦拭着手里的酒杯,淡淡的笑着。
“让我好好想想,我想好了自然会和你们张总联系。”陆青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皱巴巴沾满污渍的手绢摸着额头的汗滴说。“不用陆行长亲自打给我们,我会在你想清楚之后给你电话。”诺华站起身来,望了一眼坐在那里独自饮酒的茜茜回头对陆青山说“陆行长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喝好玩好!”茜茜瞥他一眼低下头来,一双穿着黑色 的修长的腿被陆青山揽在自己腿上去。诺华顿了顿,拉开门退了出去。
茜茜匆匆望了一眼搁在桌上的皮包,然后伸手将另一瓶红酒拿在手里。“美人,今天要好好陪我。”说着陆青山的嘴巴就凑了上来。茜茜一扭头躲开了,嗲声到“别这么着急嘛,再陪我喝一杯嘛。”她倒了一满杯红酒端至陆青山唇下。陆青山望着茜茜妩媚的脸心花怒放的一仰头就喝了下去。茜茜注视着陆青山渐渐迷离的眼神,听他“酒里……”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睡了过去。

共 1096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公安机关关注多年的犯罪团伙,通过一名神秘知情人举报,终告破获。通过这个神秘人提供的线索,又揪出了许多于本事件相关的政府官员以及金融机构犯罪人员……惊心动魄的场景,扣人心弦的故事,拨开层层悬疑,终得水落石出。欢迎您的赐稿,问好!【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201414】
1 楼 文友: 2010-12-1 10:48:14 一个公安机关关注多年的犯罪团伙,通过一名神秘知情人举报,终告破获。通过这个神秘人提供的线索,又揪出了许多于本事件相关的政府官员以及金融机构犯罪人员……惊心动魄的场景,扣人心弦的故事,拨开层层悬疑,终得水落石出。欢迎您的赐稿,问好! 联系QQ:1071086492脉络舒通可以长期使用吗
台州牛皮癣医院地址
岳阳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