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一把辛酸泪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红楼梦是一部描写封建上流社会政治争斗、经济瓜葛、爱情亲情、 的迷乱和宗教信仰的宏篇巨著作。

红楼梦是一部写封建上流社会政治关系、经济争斗、爱情亲情、性的迷乱和宗教信仰的宏篇巨著。


曹雪芹在引言中写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道出了红楼梦的晦涩难懂,一条是写主线,另一条是副线,副线藏在主线的下面,很难发现,结构复杂,人物众多,使人们很难真正读懂红楼梦。


那么,围绕贾宝玉和林黛玉“爱情”的主线,副线又是什么哪里?副线又想说明什么?让我们剥茧抽丝的来看一看。


,是人们最原始的动机,经济是人们生存的基础,政治是人们社会地位的象征;让我们首先看看贾宝玉的性取向。


谐音和对称性的写法,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一大创举,宝玉的谐音为“饱欲”;“爱”和“欲”是相互对称的,宝玉爱的是黛玉, 方面却专指“同性”,同性 ,导致宝玉间接的参与到北静王和忠顺王的宫廷政治斗争。


同性 的事情在贾府是很普遍的,在第九回里,宝玉为了能和秦钟常常见面,一反常态的“喜欢”起了读书,这样,“二人同来同往,同起同坐”,有的时候,在贾母的爱惜下,也常留秦钟住个三、五天。秦、宝他们俩由于“性情体贴,语言缠绵”,又“这般亲厚”,“也怨不得那同窗人起了嫌疑之念,背地里你言我语”的议论他俩。


这般景致,让薛蟠也动了“龙阳”之兴,他用银钱吃穿,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他有两个因畏惧而和他走近的新友,一个是“香怜”,一个是“玉爱”。


问题是薛蟠有两个相好,也被宝玉和秦钟看上,他们在上课时虽“四处各坐,却八目勾留”。正当秦钟和薛蟠的相好香怜搭讪时被金荣逮了个正着,由此牵出了更为复杂的男男关系,金荣和贾瑞也曾是薛蟠的旧相好,贾蔷和贾蓉也是一对“兄弟二人最亲厚,常共起居”。的搭档; 贾蔷看见秦钟被金荣欺负,自己也喜欢秦钟,却又是薛蟠的旧相好,不好直接劝架,只好找来宝玉的书童茗烟,由茗烟把金荣教训了一顿。


由第九回我们可以看出贾府的乱象丛生,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派系斗争,这一回,暗示了由同性的争斗,引发到后面的政治斗争和权力、利益斗争,直至引发家族的兴衰。


在二十八回里,黛玉在葬花是吟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去,落花人亡两不知。”红楼梦里有着浓厚的宿命论,而黛玉生性敏感,在这首诗中,已经暗示和她和贾宝玉是两类人必定分道扬镳的最终结局。


宝玉见黛玉葬花时哭声惊动的黛玉,当黛玉看到宝玉时道:“呸!我当是谁,原来这个狠心短命——”,黛玉这里提到“狠心短命”, “狠心”点出了宝玉对她的真实态度,那时,她和宝玉虽然已经有过“一个桌上吃饭,一个床上睡觉”交往。表面看,贾宝玉最爱的是林黛玉,但实际是他们在一起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黛玉也不会说“狠心短命”的了。


难道是宝玉还小,还不懂得性,只是两小无猜,什么都不懂吗?


在这一章节里,有一个重要的人物随后出场,他,就是唱花旦的琪官——蒋玉菡。


宝玉虽然年龄不大,却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在和蒋玉菡的相见中,由于人多不便,他以解手的方式试探蒋玉菡,果然,蒋玉菡随了出来,宝玉不失时机的对他说:“闲了,住我们那里去”,并以玉坠向赠,蒋玉菡则把北静王送的大红汗巾送给了贾宝玉,宝玉用松花汗巾作了互换。他们作得很隐蔽,连宝玉的随身丫鬟发现了扇子的玉坠不见了,宝玉也不愿承认。如果宝玉和一普通的男友相好用的着这样偷偷摸摸,藏藏掖掖的吗?


其实,宝玉深谙此道,早在黛玉还没有到贾府之前,就深浸其中,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就被宝玉下过狠手的。秦钟喜欢的人是小尼姑智能,秦钟正和智能交欢时,被宝玉抓奸在床,当能智羞愧的逃离是,宝玉心怀叵测的对秦钟说,“这会不用说,等一会睡下了再细细的算账”书中写到这里还怕读者不明白,又写道“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此系疑案”。由此可见,贾宝玉和秦钟得关系并不一般。


早在秦钟和智能相好之前,宝玉和秦钟就应该有过关系了。不然,秦钟和智能的关系就不会瞒着贾宝玉。宝玉是个人精,也看出了端倪,曾经当着他们的面,捅破了这层纸。


秦钟的死,和宝玉也有一定的关联,智能不敢在外面和秦钟幽会,只好冒险到秦家,被秦父发现,赶走智能,暴打秦钟,自己也被气死,秦钟是在羞愧和无奈中去世的。秦钟,应该还不是宝玉的第一个情人。


宝玉的第一情人又是谁?在红楼梦十四回里宝玉路遇北静王,那时,林黛玉的父亲刚去世,在给林父的祭奠中,在北静王的主动要求下,第一次见到的贾宝玉,他对贾宝玉赞不绝口,宝玉见到他时也是一见倾心,北静王生得是如此“才貌俱全,风流跌宕”。北静王还把自己心爱的手串给了贾宝玉。


北静王给蒋玉菡的大红汗巾,后来转到了贾宝玉的身上,他们三人神秘暧昧的关系是贾府彻底走向衰败的一个导火索。


蒋玉菡是北静王和忠顺王的玩偶,也是两个不同集团政治斗争、权利斗争的砝码。蒋玉菡,真像他的名字那样是一个象征最高统治权一块锁在匣子里的玉吗?


至少,除了北静王和贾宝玉喜欢蒋玉菡,忠顺王也喜欢蒋玉菡。


在三十三回里,忠王府派人到贾府来要人,一开始,宝玉还抵赖,对方咄咄逼人的问道:“那红汗巾怎得到了公子的腰里?”还有,邻坊也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一番问话下来,宝玉只好招供,将蒋玉菡在紫檀堡置了几亩地,几间房舍的事和盘托出。贾宝玉的背后有北静王的支持,他们三人的关系再次得到了应证。


凭黛玉的聪明和智慧,应该是知道宝玉的“爱好的”。


宝玉被父亲贾政暴打致伤后,黛玉抽抽噎噎的问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玉的令人叫绝。宝玉听说,便长叹一声道“你放心,别谁说这样的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宝玉和黛玉的“爱情”由此可见一斑。


宝玉和黛玉到底什么关系?除“爱情和亲情”之外,林如海死后,林家有一大笔财产委托贾家照看,(这笔财产一定不比宝钗家的少)黛玉在宝钗没到来之前,虽没有明确,却是许配给宝玉的,老太太对这一点是默认的。宝玉有意无意的参与到了争夺林家财产的争斗中;因为在这场争夺中,宝玉是重要的砝码,这点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如果贾家有意要侵吞林家这笔财产的话,黛玉和宝玉的婚姻也是注定不会成的。随着黛玉的长大,她渐渐的明白了其中的奥秘;黛玉的命运,注定是个悲剧。这里不作讨论。


在柳湘莲和尤三姐的关系中,宝玉为了一己私利,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先说柳湘莲和贾宝玉和薛蟠之间的三角关系,柳湘莲和贾宝玉很早就认识,关系不错,究竟怎样没说,柳湘莲是父母双亡的世家子弟,他眠花宿柳,应该是个浪荡公子。薛蟠喜欢他他是知道的,他诱骗薛蟠,叫他立誓,然后把他暴打了一顿。可见他是懂得同性之爱,他为什么要打薛蟠?他那么夸张的表演又是给谁看?他打薛蟠其实是向贾宝玉传达了一个信息,他只爱贾宝玉。从秦钟和智能的关系中被贾宝玉阻止过,可以看出,贾宝玉也是阻止薛蟠和柳湘莲关系向前发展的,在柳湘莲和薛蟠的关系中贾宝玉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宝玉是不能让薛蟠夺他所爱。


这里的关键情节是柳湘莲叫薛蟠“下个誓”,虽然薛蟠这次下了誓,还是被薛蟠打了一顿。


那么柳湘莲曾经和谁立过誓?


立誓的内容十什么?


为什么要立誓?


在四十六回里是这样写的,“你下来(马)咱们先下个誓,日后要变心,告诉别人去的,就应誓。”,薛蟠道:“我要日久变心,告诉别人去的,天诛地灭。”


由此可见,日久变心,告诉别人,是为什么要立誓的最重要的原因。


那么,柳湘莲和贾宝玉有没有“下过誓”?通过他打薛蟠表演给宝玉看,他们之间应该是“下过誓”的。如果贾宝玉和柳湘莲立过誓,就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柳湘莲要打薛蟠,又为什么在试探过宝玉后要和尤三姐分手的原因了。


在这里,曹雪芹深怕我们看不明白,又用薛蟠的话问柳湘莲,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干嘛打我?薛蟠挨了打,就自然的向贾宝玉准确的传达了一个信息,柳湘莲没变心,曹雪芹真的很厉害,很高明,红楼梦真的内在的逻辑性很强。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出来了,以物为凭证的交换,算不算立誓?如果算,那么,宝玉和蒋玉菡的互换汗巾,也是一种立誓。那么,贾、蒋他们之间的立誓,就已经背叛了柳湘莲。


柳湘莲虽然打了薛蟠,实在是出于向贾宝玉表白一下他的忠心不二,其实他并是不恨薛蟠,在后面的章回里柳湘莲遇到薛蟠遭劫还为他解了围,证明他其实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薛蟠有钱有财,他和柳湘莲成了一对“好兄弟”后,薛蟠有没有给他钱,他有没有拿薛蟠的钱,书里没说,在后来他和尤三姐的相见中他用鸳鸯剑相押,可以看出他没有钱,他和薛蟠没有经济的利益,人格上也是独立的。


柳湘莲迷途知返,在准备和尤三姐过上正常的生活时,觉得应该和宝玉这个“混世魔王”有个了断,他以打听尤三姐品行的名义告诉宝玉他准备和宝玉作个彻底了断。宝玉将计就计,挑拨离间的告诉柳湘莲,他曾经在那里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是一对尤物。柳湘莲气愤的回道“你们东府,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他的话语里表达了他对贾宝玉的不满和暗指贾宝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里看出柳湘莲和贾宝玉的关系并不干净。在贾宝玉、薛蟠、柳湘莲的关系中,柳湘莲决定主动退出,薛蟠是同意的,贾宝玉表面同意,其实是不同意的。他甩别人可以,被人不能主动甩他。贾宝玉用心险恶的回道:“你即深知,又来问我做甚么?”。


他看出了贾宝玉的不满和不情愿放手,无可奈何的柳湘莲只好问尤三姐要回鸳鸯剑,


宝玉的态度,最终导致了尤三姐的自刎和柳湘莲的出家。


这里有个问题是需要解析的,既然贾宝玉和柳湘莲立过誓,那么又是谁先破这个誓的?


在四十五回里,也就是柳湘莲打薛蟠的前一回里,在贾宝玉看望林黛玉时,黛玉看见宝玉穿的蓑衣很精致,“膝上露出绿绸繖花桍子,底下是搯金满绣的棉纱袜子”,一问方知是北静王送宝玉的三件套。北静王和宝玉关系可见一斑,这种关系柳湘莲不可能一点都知道,


他借醉酒发泄,打薛蟠,也是对宝玉日久变心的一种警示。这其中也暗示了他和宝玉和北静王、蒋玉菡之间的复杂关系。


立誓,展开了北静王和忠顺王之间的权利角斗。


在中国封建社会,利用结拜金兰,桃园三结义,聚义堂,这种爱好和性取向一致的政治同盟不是没有过。


问题是,蒋玉菡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是忠顺王得爱宠,是另一个政治集团的“奶酪”。宝玉动了别人的“奶酪”。这为贾府的衰亡埋下了伏笔。


贾府,正是因为贾宝玉的性取向,在政治、权利、经济的争斗的失败中彻底走向衰落。


慕新华


2011年6月8日


(编辑:王怡婷)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营口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新疆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