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職務犯罪量刑各地不統一多輕刑化判處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受贿10万元和500万元都判10年左右,量刑幅度差异过大,容易导致不公 昨日,在审议 两高 工作报告时,职务犯罪的量刑标准成为了热门话题有代表表示,目前在職務犯罪的量刑把握上,各地不是很統一,希望在全國范圍內盡量統一量刑標準

  新京报讯 (温薷)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池强建议,应将预防职务犯罪纳入反腐 大盘子 同时,应高度重视惩治渎职犯罪,倒逼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使权力

  加大反腐败力度的同时更要加强预防

  昨日,池强在参加北京团全体会议审议时建议,在加大反腐败力度的同时,更要加强预防

  他表示,预防工作一方面是依托办案来进行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时,能够深入发现违法犯罪的演变过程,发现权力运行监督的漏洞和盲区,总结出普遍性、规律性的东西,检察机关发现权力和管理上的漏洞后,应及时给相关单位提出意见和对策建议另外,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须纳入整个反腐的 大盘子

  池强还说,今年在依法反腐方面,查办职务犯罪的力度比较大在职务犯罪中,除了滥用职权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渎职案件,而且所占比重不小公众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环境污染、重大事故、黑恶势力等案件都强烈关注,而且更加关注这些案件背后的保护伞

  他认为,应高度重视惩治渎职犯罪,将其纳入国家治理法制化的进程,纳入惩治和预防腐败的体系当中对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造成的重大损失,确实造成犯罪的要坚决依法从严惩处,以强化追究,倒逼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使权力,严格执法,促进依法执政和法治政府建设

  把握好渎职犯罪与改革失误的界限

  池强表示,以往认定渎职犯罪的难点就是在于不清, 最后追究的时候都有,处理的时候又下不去手 对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了建立权力清单,明确行政权力的界限他认为,随着每个部门职责和权力不断地清晰、明确,一旦不作为、乱作为造成严重后果,渎职犯罪追究起来也将更加清晰

  池强还指出,在查办渎职犯罪的过程中政策性是很强的,要注意把握好与改革失误的界限, 应当保护干部在深化改革过程中干事业、创新发展的积极性

  ■ 焦点

  受贿10万判10年 受贿514万判14年 公平吗

  代表热议职务犯罪量刑标准; 近年来70%左右职务犯罪案件被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

  昨日,安徽团审议 两高 工作报告,职务犯罪的量刑标准成为代表的共同话题代表在审议时质疑,受贿10万元和500万元都判10年左右,量刑幅度差异过大,容易导致不公有代表透露,近年来有70%左右的职务犯罪案件被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 新京报 宋识径

  职务犯罪量刑各地不统一

  受贿10万,判10年受贿500多万,也判10多年这公平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臧世凯,最近关注了 个发生在不同地区的案件:第一个,受贿10万元,而且只受贿这一笔,被判了10年;第二个,受贿514万元,被判14年;第三个,受贿金额为 00多万,判了10年在臧世凯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显然在量刑的把握上有偏差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薛江武代表也关注到这个问题她在审议报告时建议,两高加强对职务犯罪量刑标准的研究据薛江武介绍,按照法律规定,贪贿10万元以上,就应该判刑10年以上了而在实践中,贪贿几十万、几百万,基本上也是判10年以上而涉案金额在几千万、上亿的,也差不多是无期徒刑薛江武表示,在职务犯罪的量刑把握上,各地不是很统一

  铜陵市委书记宋国权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尽量统一量刑标准他发现,在县里,受贿一两万已经算是比较重要的案件,办理的力度也很大;在市里,查办副县级以上官员,涉案金额在10万元以上的,基本上就会判10年以上

  让宋国权不理解的是,贪腐数百万元的,也是判10年以上宋国权说,这样的量刑幅度,给下面的办案带来困难,容易引发办案过程中的不公,出现说情风和人情案他提醒说,这些问题,一定要引起两高的高度重视

  2/ 以上职务犯罪 轻刑化

  此前,对涉案贪官判刑较轻的问题一直备受各界关注在昨日审议两高报告时,代表也提到这个问题

  据薛江武介绍,现在查处职务犯罪,贪贿涉案金额在10万元以下的,基本都是缓刑据有关部门统计,近年来判处职务犯罪,免予起诉或者适用缓刑的,大概占到全部职务犯罪案件的70%,也就是说三分之二以上的职务犯罪轻刑化

  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意味着犯罪人不用坐牢对此,薛江武表示,整体效果不好,要加大对量刑标准化的研究而那些被判刑入狱的,有权人和有钱人更容易获得减刑、假释和监外执行的机会对此,有关部门已经采取措施

  但薛江武提出,检察机关如何加强监督,没有具体的程序性保障,她建议两高尽快研究出台相应的程序规则,保证监管的公平公正

  对行贿少有典型公开处理案例

  最高检的工作报告显示,去年检察机关加大惩治行贿犯罪力度,对5515名行贿人员依法追究刑责,同比上升18.6%对于这个力度,代表并不满意

  臧世凯说,现在惩治腐败,毫不手软但是在贿赂案件当中,多是处理受贿人,而行贿人则免责化、轻责化, 这些年处理这么多的贿赂大案,对行贿很少有特别典型的公开处理案例 他认为,一个受贿的人背后,可能有若干个行贿人,行贿受贿应该一并处理, 受贿的该抓,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行贿的也应该处理

  臧世凯分析,之所以 放过 行贿人,一个现实的直接原因是,处理严了,可能行贿人就不敢检举揭发了, 他拿来行贿的钱,只是牟来的好处的一部分 臧世凯表示,他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最后还检举立功了,这是很可恶的

  声音

  官员贪腐,量刑时过多注重经济因素,其他层面的腐败显然也造成了恶劣影响和间接损失比如现在通报腐败官员时,往往会提到生活作风问题性贿赂也是一种贿赂,但我们往往认为这是一种道德层面的问题,无论是法院审判、还是检察院起诉,都难以量刑建议尽快对贪腐官员有一个比较公正客观的量刑,否则贪腐问题还会屡打不绝 全国政协委员王旭东

  新京报 魏铭言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微信小程序案例
为什么中老年易发胸痹